叶叶叶叶

吴磊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孩子。

【叶黄】 溯寻 03

晚了这么多,不给我写万字啪啪啪你好意思吗!

冷灰:

给 @叶叶叶叶 迟到的生贺=3=

晚了太多都不好意思说是生贺了,但是要相信我是爱你的甜甜呜呜呜


03

 

黄少天一觉醒来,天才刚蒙蒙亮。

 

他下意识伸手一摸,旁边的那半边床铺却是空着的。黄少天心里一凉,忙朝着门口看去,只见室内空无一人,那自称傅君的男子已不见踪影。他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,就急忙跑下了床。

 

黄少天身上的伤口还没好,这么一挣扎,就又崩开了来,血丝从纱布中隐隐透出。他却没空管这个,穿着中衣在屋子里溜了一圈没见到人,刚想出门去找的时候,却迎头撞上了男人。

 

“怎么下床了?”男人伸手扶住了黄少天,把他放在床上,却看到他身上渗着血的纱布:“伤口还没好就不要下来乱转,会裂开的。”

 

黄少天抬头看着他,神色有些不安:“我以为你走了。”

 

男人看了黄少天一眼,说道:“我是奉命行事,怎么可能抛下你自己一个人走。”

 

黄少天听了这话松了口气,却又隐隐有些失落。他压抑情绪,又问道:“你刚刚去哪儿了?”

 

男人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,递给他几个包子:“刚去买了几件衣物,你先吃吧,吃完了给你看。”

 

黄少天接过包子咬了一口,又抬头看着男人从包裹里拿出一件青色的衣衫。他又凑过去,好奇的问:“傅大哥,这是给我的?”

 

“不是,你的是另一件。”言罢,男人又拿出一件衣服,黄少天睁大眼睛看了好半天,嘴角抽搐的指了指:“这个……给我穿?”

 

男人点点头,反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

“可,可……”黄少天对着那套浅粉的齐胸襦裙差点说不出话来:“可我是个男人啊!怎么能穿这个!”

 

“现在外头的形势不大好,”男人肃然道:“我刚刚看到大街小巷上都贴了你的画像,要是有官兵搜查或是贸然跑出去,怕是很快就会被发现。”

 

“那……”黄少天犹豫了一下,“我穿这个难道就不会被发现吗?”

 

“当然,”男人点点头,“他们要找的是个男人,你穿上裙子,自然能避免一些祸事。”

 

“好……好吧。”黄少天咬咬牙,拿起那件裙子,又看了看男人:“傅大哥,你能不能别看着我?”

 

男人点点头,转过身去,说道:“最好穿快一点,临街的搜查官兵大概待会就要到客栈了。”

 

“什么?他们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巡察了?”黄少天大吃一惊,手上的动作也快了起来。奈何他从未穿过裙装,手忙脚乱之下连衣结都系错了几个。

 

这时,门外却隐隐传来纷杂的脚步声和喧闹声:“老板,你们这儿昨天晚上,有没有住进来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?”

 

小二似乎答了几句什么,似乎还推搡了一下。接着,脚步声就越来越清晰,显然是朝着二楼上来了。

 

黄少天越来越焦急,一时手乱却给衣带打上了个死结。衣服穿的一团糟,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盯着男人。男人颇觉好笑,却也来不及说些什么,直接把黄少天打横抱起放到床上,解下他的发带,再扯下纱罗。随即脱下自己的衣衫,扯过被子把黄少天抱进了怀里,还顺手摘下了面具。

 

刚刚躺下,门便被一脚踹开。带头的官差大声嚷道:“官府搜查嫌犯,尔等快交代来历身份。”

 

男人抬眼,装作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看着官兵道:“各位官爷,怎么大清早的就开始搜查嫌犯了,也不多休息会儿?”

 

“你以为我们不想吗!少废话!”官差显然也对清早就开始办差不满至极:“你怀里搂的是谁,一并下床来。”

 

“官爷,”男人皱着眉头,似乎很是为难:“我家娘子突发恶疾,遍体生疮流脓,我带她离家去东都求医,怕是不便下床。”

 

“什么?生疮?”官兵明显不信:“那你还敢抱着她?”

 

“实不相瞒,”男人的语气低沉下来:“我与娘子恩爱甚笃,也一并染上了这种恶疾。此趟东都之行,若是医治不好,我们就只能去地府做对鬼夫妻了。”说罢,却把被子掀开一角,伸出一只胳膊来。上面布满了暗色的疮疤与暗黄脓血,看上去十分渗人。

 

那官兵听他语气阴森,本就心生惧意。又见了他伸出来的胳膊,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这时他怀中的粉衣女子又咳嗽起来,让他愈发害怕被染上这等恶疾。他抬手捂住口鼻,含糊地说道:“好了好了,你们不用下来了。”一边招呼手下撤退,一边嘀咕道:“真是晦气,一大早就碰见这等倒霉鬼……”还顺手把门关的严严实实,生怕沾染上一丝恶疾。

 

黄少天被搂在男人的怀里,贴着他的胸膛,听着他的心跳,竟然莫名有些熟悉的感觉。听到男人说“我家娘子”的时候,更是心跳得厉害。等到官兵离去,他连忙挣脱了男人的怀抱,坐了起来。

 

“属下冒犯皇后,还望皇后恕罪。”男人下床,屈膝蹲身,朝着黄少天拱手作揖。再抬头时,那张银色的面具又覆上了他的脸。

 

黄少天的心情很是复杂,他摆摆手示意没事,又问道:“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?”

 

“只是做的伪装罢了。”男人走到水盆旁,随手把手臂洗干净了。

 

黄少天坐在床边盯着男人的背影,思绪也越发混乱起来。不知为何,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,他便觉得似曾相识。在他身边待着,也感觉很是安全。或许,这个侍卫曾经在暗中保护过自己?

 

男人洗干净了胳膊,又走到床边,对黄少天说:“这边搜不到,他们应该会换地方找。我们再在这里待几天,等你伤好了再上路。”

 

黄少天点点头,男人又递过来一个玉瓶:“以后换药的时候就抹这个。”黄少天接过,揭开瓶塞,一股清新的药香便散逸开来。他试着往伤口上抹了一点,顿觉清凉舒缓。

 

“这个是什么药?”黄少天问。

 

男人看着他充满好奇的眼神,答道:“这个是陛下的赏赐。”

 

黄少天听他提起叶修,忍不住又担心了起来:“傅大哥,陛下他……现在真的无恙吗?”

 

男人看着他脸上满满的关心,面具下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。他强忍住把他搂进怀里的欲望,笑着说道:“皇后放心。陛下现在,好的很呢。”

 


评论
热度 ( 134 )

© 叶叶叶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