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叶叶叶

吴磊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孩子。

【叶黄】 溯寻 01

呜呜呜爱你么么哒!有生之年终于看到黄皇后了!

冷灰:

 @一木又寸 想看的黄皇后……太难写了呜呜呜


01

 

那是一场狂暴又猛烈的倾盆大雨。

 

这场雨约莫从戌时三刻开始下起,将地砖的缝隙冲刷成一道道渠流。木槿花被雨点击打得七零八落,池子里的涟漪也是一圈接着一圈紧凑地相拥,一点也没有停歇下来。

 

金色的琉璃瓦被雨水洗刷着,还时不时反射着闪电狰狞的纹路,刀剑的刺目光芒在这皇宫里显得尤为刺眼。宫女太监们的尖叫声与箭支凌空发出的簌簌声混作一团,格外的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

黄少天右手紧紧攥住冰雨,在雨中拼命地跑着,后面嘉世的叛贼正对他紧追不舍。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。一旦停下来,他就再也不会有希望了。

 

这场宫变并不是毫无预兆的。

 

嘉帝叶修在亲征塞北的一场关键战役中失踪,生死未卜,朝中一片哗然。嘉帝并无所出,后宫中唯有一个蓝雨联姻过来的皇后。而这场宫变,势必要将嘉帝的一切都在后宫中连根拔除。自然而然,这个皇后,也就成为了叛臣眼中最碍眼的钉子。

 

闪电在天幕中撕出无数道狰狞的裂口,滂沱的大雨几乎迷住了眼前的视线,而远处凄厉的惨叫与一路上蔓延的血迹,更是令人胆寒。

 

可是只能跑,不能停下来。停下来,唯一的结局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

黄少天一路跌跌撞撞的奔跑,在雨中也不知跌了多少跤。他换了好几个方向,才把追兵甩开。离皇宫的距离越来越远,黄少天也感到越来越无措。雨下的越来越大,地上也变得越来越湿滑,他跑得也越来越吃力,完全没有了前进的力气。此番情形,他也只能躲进了一间破败的庙宇里,以期雨停。

 

可破庙毕竟是破庙,外头下大雨,里头也下着小雨。庙里的东西几乎全被雨水浸透,更是完全没有能用来生火的物什。黄少天拄着冰雨,缩藏在破庙的一个小角落里。冰冷的雨水把他浑身淋得湿透,他不由得发起了抖来。他靠在布满蜘蛛网的黑墙上,对自己的前路感到陌生又迷茫。

 

他活了二十岁,还从来没有困窘到如此的境地之中。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让他当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 

联姻尚不到三个月的时候,叶修就率军亲征。这段时间里,除了新婚之夜,他跟叶修甚至没有太多的接触。那个帝王,总是埋首于他的政务。对他这个嫁过来的皇后,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兴趣。因此,他对叶修最深的印象,竟还是在蓝雨时听过的那些关于他的传说,还有那个威风凛凛的称呼。

 

战神。

 

嘉世新继位的这个皇帝,很是骁勇善战。在他尚是皇子的时候,就曾跟随当时的老将出征远疆,更难得的是还凯旋而归。随后几次疆域冲突,他更是亲率大军,将进犯的敌方打得落花流水。这几场战争中,他屡战屡胜,几乎没有过失手的时候。敌方更是送了他一个战神的称号。他在战场上,似能翻云覆雨,无战不捷。

 

然而事情总是没有一个绝对的。

 

当黄少天听到前方送来的战报时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差点就失了仪态,恨不得去揪住那个送信的人的脖子吼道:“叶修怎么可能输?”

 

可事实却真是如此。叶修输了,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,他本人也在那一片茫茫的硝烟中失去了音讯,不见影踪。

 

黄少天一直在安慰自己,叶修没死,他绝对不可能死。可是,跟他有同样想法的人却并不多。朝野内外开始人心惶惶,已经有老臣建议把秋王迎回京城来继任大统。

 

黄少天的身份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。他是蓝雨送过来联姻的皇后,而今皇帝生死不明,他这个皇后也自然成了个空架子。如果新皇登基继任,他估计会被直接送进冷宫,回蓝雨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了。

 

可还没等黄少天顾及自己的前程,就有更大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

重臣陶轩起兵造反,逼宫了。

 

他并没有遭到什么阻碍,因为二十万大军尽数死在了那场远征中,京畿再无兵力抵抗。只要占领了皇宫,他就能成为真正的皇帝了。

 

这一天,他等的太久了。

 

他谋划了这么多年,算计了这么多年,甚至不惜与敌军勾结,就是为了今日。至于叶修和那二十万大军的性命……呵呵,跟皇位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

于是他掀起了哗然宫变,一夜之间,便占领了皇宫。

 

黄少天的思绪被一串细碎脚步声给拉回了现实,他握紧冰雨,扶着墙站立了起来。

 

是追兵来了。

 

他果然没有料错,那些脚步声慢慢靠近,然后又分散了开来。听这动静,似乎是包围了整个破庙。他们闯了进来,然后点燃了火把,这间破败的庙宇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。他们拿着刀剑劈砍角落,开始四处搜寻。

 

近了,脚步声越来越近了……黄少天愈发攥紧了手中的剑,在火光照亮他面容的那一瞬间,他挺剑而出,砍杀出了大片的血花。

 

黄少天也是修习过剑法的,可他并没有真枪实刀的跟别人干过架,也不曾参与过这种以命相搏的争斗。在鲜血溅出的时候,他甚至颤抖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。

 

他已经猜到了,陶轩之所以派了这么多人来追杀他,就是为了置他于死地。先皇后死于混乱之中,对他这个篡位者而言,是最好的结局。

 

想活下去,就拼吧。黄少天下定决心,开始往外拼杀。冰雨上的血迹越来越多,可追兵像是永远也打不完一样,几乎将他团团包围住。

 

他的左臂和右腿上各中了一刀,血流不止。可他却完全无法停下来。赤色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眼睛,他的双手只能不停的挥舞着冰雨,那已经算不得剑术,完全就是挣扎求生的劈砍。可血流的越来越多,冰冷的雨水也仿佛渗进了骨髓。这时不知背后有谁冲着他后脑上一个猛击,他顿时双眼一黑,倒了下去。

 

他分不清脑后流下的究竟是血液还是雨水,辨不清手臂和腿部的痛感,他只看到了朝他举起的那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刀剑。

 

这一切是要……结束了吗?

 


评论
热度 ( 123 )

© 叶叶叶叶 | Powered by LOFTER